2017年感恩节特会 真正的召会生活

第二周 召会生活——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生活

今天早晨,我们来到第二篇信息,关乎召会生活——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生活。以弗所书一章二十二和二十三节说到召会是祂的身体,就是讲到召会是祂的身体。这是关于召会在圣经里所启示最深奥的一句话。召会就是祂的身体。这句话就含示召会是一个生机体,召会不是一个组织。当保罗说召会是祂的身体,这不是一个寓意的说法,也不是一种的说辞,这乃是一个实际,召会乃是、也就是祂的身体。作为这一个身体,它就不仅是一大堆生机的数字在一起就是称之为身体了,反而这是一个有人位的身体,这就是以基督作为头。这不是任何的身体,乃是这一个人或这个人位的身体,是有头的。

当我们说到身体的生活,我们不是说到一种社交的生活,在其中许多的肢体在那里活着、尽功用。若是没有头,怎么可能有个正确的身体呢?当我们说到基督的身体,其实行和彰显今天乃是在这个召会里。这个身体并不是一个没有头的身体,这个身体是一个活的生机体,有基督作这个身体的头,而这个身体有一个极其奥秘、深刻、紧紧相联与头之间的关系。

我不知道你对基督作头或归于一个元首之下是有什么的认识。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对于什么是以基督为元首的正确观念,就不可能有正确的召会生活。所以,当圣经讲到头或元首的权柄是与生机的身体有关的。身体并不能没有头,头也必须要有身体,这二者是不能分开的。这是一件奥秘的事,一件再深奥不过的事。那我们来看看我们自己作为人。我们不仅是讲到头,这个头就是李隆辉,他就是看起来就是这个头。我整个人就是头与身体,就是我这个人。我的身体乃是归于我的头之下。我的身体与我的头乃是生机的,是一的。

当我们讲到身体的生活的时候,我们就必须要对基督的元首权柄有感觉。我们怎么可能有一个身体的生活而却是没有头呢?那会是怎么样的一个身体的生活啊?大部分基督徒与主之间的关系,他们只在意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什么是恶,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是属灵的,什么是属肉体的,但是我们几乎少有人对这件事,就是基督元首的权柄之下有感觉。这是不是出于基督,归于基督元首权柄之下的感觉,他们是没有的。所以,他们大部分的感觉都是在于道德、文化、伦理的范围里面,甚至是在属灵的范围里。这件事是为着主么?这件事是不是为着主么?我们对于到底我在这里所要说的、所要作的,会不会在这里触犯了基督的元首权柄有任何的感觉。这一件事会不会使我与头之间有偏差,不是照着头所作的呢?我们对这些事并没有任何的感觉。

今天早晨,这里或许有一千五百位寻求的基督徒坐在这里,我们在这里要寻求认识主,如何在生命里长大,如何更认识圣经,但是我们是不是基督身体上活的肢体呢?这里有个很大的不同。我们坐在这里不仅是一班基督徒的聚集,我们在这里乃是一个活的身体的众肢体。我们之上是有头的,基督是头、是元首。我们每一位都是联于这一位元首的,我们作什么不作什么都是与这一位元首权柄有关。这是极大的一件事。

我很关心,我们在实行召会生活里的感觉还没有达到这个地步。我们只是在意或者对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什么是合乎圣经的、什么不是合乎圣经的有感觉而已,却不是对于我们与头与这个身体之间那个极深、极亲密的关系有那么深的感觉。借着这份职事,主的确在关于基督的元首权柄这件事上释放了许多伟大、极大的真理。这个伟大的真理已经得了释放,但是我不知道在我们的领会、在我们的感觉、在我们的异象上有没有达到这个水平。我相信如果我们的异象、我们的领会达到这个水平的时候,我们就会不再是一样了。就像倪弟兄说过,我们如果看见这件事,就好像我们再一次得救一样。

亲爱的圣徒,我们坐在这里,作为这个生机身体的肢体,我们之上是有头的。我们以前经常说基督是在我们中间,为着这件事感谢祂。祂的确是在我们中间,但是祂在我们中间就仅仅是我们的救主,作一个爱我们、要与我们在一起的,就这么样了?就此为止了么?但是在这里,祂还是我们的头,祂乃是生机地联于我们的。

以弗所书,我们都知道,乃是圣经中关于召会启示最大的一卷书,特别是讲到身体的这一方面。以弗所书第一章,我们看见三一神在祂神圣三一里的祝福,要构成基督的身体。在第三到第九节,我们看见父的祝福在于祂的拣选和预定我们,结果于使祂恩典的荣耀得着称赞;同时,在子的救赎,照着祂恩典的丰富救赎我们,使我们的罪、过犯得以赦免,就使恩典得以洋溢。到第九节,就使我们知道祂意愿的奥秘;这喜悦,神的喜悦是原先在历世历代所隐藏的,现今却使我们知道了。到第十节,突然之间,保罗就说了,“为着时期满足时的经纶,要将万有,无论是在诸天之上的,或是在地上的,都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这是什么呢?多年,我承认我不领会、不懂得这一处的经节,为什么在第十节这里,在说过三一神的分赐之后,在第十节会有这一个经节,说到为着时期满足时的经纶,要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一处的经节并不是单独存在的一处经节,而是联于之前的那些经节。乃是借着三一神把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这乃是借着祂拣选我们,预定我们,救赎我们,赦免我们,甚至使祂的恩典向着我们洋溢,并把祂意愿的奥秘向我们启示出来,向我们揭开,就带到了这一件事,就是什么?就是“结果于”、“直到”,“直到”或“结果于”,“为着”,或者这个字“为着”,或者为着就是“要使”,要使时期满足时的经纶。就是为着这个时期满足时的经纶,要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所以,“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乃是所有祝福的总结。

到了二十三节,保罗就告诉我们,神使基督从死里复活,将万有服在祂的脚下,并使祂向着召会作万有的头,最后召会得以产生。召会的产生并不是在第三、第四节,召会乃是在二十二、二十三节,第一章的末了才出现。换句话说,三一神用祂所有丰富的祝福祝福了我们,就是要使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当万有在基督里得以归一的时候,召会作为祂的身体就得以产生出来了。召会作为基督的身体,乃是基督元首权柄的结果。若是没有基督的元首权柄,就没有基督的身体。基督的元首权柄,乃是三一神在祂神圣的三一里面,借着分赐,输供祂自己到我们里面,产生出基督的元首的权柄,更进而之的产生身体。

我说这段话,是一段开头的话,要大家儆醒。当我们来到基督的元首权柄的时候,我们不能只看着头而不联于身体,我们同样的也不能只说到身体而不提到头。身体与头乃是生机地、亲密地、内在地联结在一起。今天早晨我们在这里,这是一段非常美妙的话,讲到真实的召会生活乃是一个在基督里归一于这个元首之下的生活。这是极大的一件事。我在这里祷告:求主亮光之灵能够光照、照耀在这个伟大的真理上,好使我们心中的眼睛得以照明,使三一神能给我们智慧与启示的灵,能看见这极大的事。我的确相信,如果你看见了这件事,你的人生就不再一样,就不可能再一样了。我们来到纲要这里,这纲要非常的丰富。

壹 神永远的目的是要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基督已被设立作宇宙的头——弗一10、22:

我们对于这个点是相当熟悉的。那就是神永远的定旨,就是要得着召会。最近在德国莱比锡,我们又再一次重复了这一个点。但是我却愿意,更进一步地愿意提醒大家,甚至在神永远的定旨要得着召会,这个召会还不是在最终极的这一个阶段,乃是在第一个阶段。神乃是要得着召会作为第一个阶段,最终极的阶段乃是神使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才是最终极的点。关于神永远的定旨,是要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要足够地欣赏、宝贝这个点,我们需要有整本圣经的观点来看。我们来回到创世记,来看见我们神是有定旨的神,祂来创造了诸天与地,并且创造人作为祂创造的中心。人,按着祂的形像、按着祂的样式被造,并赋予了人权柄来管理整个神的造物。所以,人在这里有管治权。亲爱的圣徒,神原初的定旨就是要得着一个人,一方面彰显祂;另一方面,人要作受造的代表,使受造能够归一于祂。所以,神能够借着这个人能够在整个受造之物,包括那些爬物的身上能够掌权。但是很不幸的,我们知道,人在创世记第三章让神失败了,人失败了。因着撒但诱惑,人堕落了,但是神并没有放弃祂的定旨。四千年之后,祂就在主耶稣这个人位里来了,祂上了十字架,在十字架上击败了撒但。

彼得在五旬节那天,是在使徒行传二章记载着说,当基督升上高天的时候,祂被立为主,为基督了。对彼得的领会,基督的来,一方面完成了救赎,但是祂被复活升到诸天的时候有更多的事发生,那就是祂被立为主为基督。保罗在以弗所书第一章就更加的确定给我们看见这件事,并且之后给我们看见神使万有服在祂的脚下,并使祂作万有的头。保罗认识在基督的升天里,基督从神接受了一个礼物,那个礼物是什么?就是元首的权柄。祂就向着召会作了万有的头,祂是宇宙的元首。当第一个人失败,没有完成的,这第二个人完成了。在这里有个宇宙的头,主耶稣,我们的主,祂是头。

你到圣经的末了,启示录二十一章、二十二章,在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里,在那座高山上有一个宝座,那里说是神和羔羊的宝座,是神和羔羊坐在其上。羔羊是谁呢?羔羊就是羔羊耶稣。哦,有一个人在宝座上!不仅神在那里,羔羊也在那里。羔羊作为我们的救赎主,祂就是那一个人。末了,在时期满足的时候,这就说到新天新地,那里有神和羔羊,就是那人,来完成神在创世记所要得着的。现今这个人,使整个宇宙都归于祂,归于祂这个元首之下。这就是整本圣经。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我刚刚就把整本圣经的一个整体的看见给你们知道了。这就是圣经所启示的。圣经还不是讲到人怎么堕落,基督来救赎我们,我们现在应该快乐就好了。圣经给我们看见神有一个意愿,就是在基督里使万有都归一于基督之下,使祂能够有管治权,能够管理一切。但是这第一个人堕落了,失败了,现在祂,基督作为第二个人来了,借着祂被高举,祂就成为那个人,也是主,也是基督。祂就被立为主为基督,成为万有的头。

一 神永远的定旨是要在时期满足时的经纶里,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10节。

所以,神要在基督里使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祂就需要召会。当然召会是神永远定旨的目标,但是我们还必须认识这个目标只是这一个目标的第一个阶段,有个最终极的这一个阶段乃是借着神得着召会,就是得着祂最终的目标,就是使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以弗所书一章十节的确是不容易领会,但是我想借着进入这篇信息,我相信我接受了更多一点的领会。直到时期满足的时候,那就是说,要有这结果,之前所发生的,那就是说为要得着,为要有这个时期满足时的经纶。当然这里讲到的时期是不同的时期,有人堕落的时期,律法的时期,恩典的时期。时代,这不同的时代,所以这里讲时期指的不同的时代。所以在不同的时代,神的确有祂的经纶。但是神的经纶就是这个分赐,要把祂自己分赐到人的里面,甚至在堕落的时候还有神的分赐,在律法的时代也有神的分赐,在恩典的时代这里有个更大的分赐,那最终在国度的时候也是个更大的分赐。神在祂的经纶里不断地分赐,经过这历世历代里分赐,分赐,最后要达到一个时期满足的时候,那个就是讲到在新天新地里,就是在新耶路撒冷里,那里三一神,神和羔羊坐在宝座上,就从这个宝座出来一道生命水的河流出,作为那灵临及整个城,这是何等的分赐!这就是三一神的分赐,灵达到了高峰、极峰、极点。最终三一神作为河,生命水的河,流出来,分赐、供应整座城。这就是时期满足时了,当时的经纶达到了高峰,达到了这样的丰满,就是讲到时期满足时的经纶。在这里看见启示录二十二章,我们看见神基督乃是在基督里使万有都归在元首之下。

二 借着神在所有世代中一切的安排,万有要在新天新地中,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就是神永远的行政和经纶——启二一1~2。

我盼望这对你们来说是清楚的。好,

贰 撒但的目标乃是要败坏神的创造,而造成混乱——罗八19~23:

圣经给我们看见无论神要作什么,撒但总是在那里伺机以待,预备好要来破坏、损害、损毁神所要完成的。神要得着这个人作为祂创造的头,撒但进来就破坏这个。这就是在创世记第三章里伊甸园里所发生的事。所以,撒但的目标不仅仅是要使人让神失败,使人背叛神、违背神,那只是表面上撒但所作的。在创世记第三章那里所发生的还有更多的事。人不仅违背了神的命令,神的吩咐;撒但呢,把他自己当作善恶知识树,撒但把他自己注射到了人的里面,作为死的毒在这里败坏了人。

首先,撒但败坏的是人,然后败坏了整个宇宙。到了罗马书第八章,在这里说,受造之物啊,不仅是人作为整个受造之物的中心和代表和带领,因着人的堕落,整个受造之物都被影响了。受造之物都服在虚空之下,都被奴役,渴望从败坏的奴役中得着释放,甚至整个受造之物都在那里叹息。甚至在这里因着其中的不和谐,甚至在动物之间……李弟兄所说的话是很,在这里说,可能会让你笑,他说甚至你跟蚊子之间都没有和谐,不要讲别的,蚊子都不喜欢你。你看见整个受造之物都在这里,因着人的堕落,在这里不仅人受了审判,整个宇宙都成为没有次序了。所以,因此有人与人之间的争战,动物与动物之间的那些情形,还有甚至植物都在叹息。

在国度的时候要来,以赛亚五十五章,甚至这些树木都要在这里拍手欢呼。今天的树木都在这里劳苦叹息,它们不快乐、不高兴。每一次秋季,冬天来的时候,叶子落下的时候,都在那里叹息。当国度来的时候,一切都是正确的,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那个时候,这个树都要拍手,或许叶子不会再落,动物都平安。所以,狼与羊能够同居,住在一起,虺蛇和婴儿都能够坐在一起,豹子与孩子都可以来在一起。所以在这里,国与国、人与人就不再有争战,打战。所有刀剑都要打为犁,不再有,不再需要。一切都是平安的,一切都是和谐的,一切都是在一里面,都有在正确的元首之下。

但是撒但的目标,就是使这个受造之物堕落。所以当撒但将他自己注射到人里面,撒但就对人成了死亡和黑暗。罪带进死,死带进黑暗,黑暗带进混乱。盼望早晨我们就能看见,在这里,这个故事,创世记三章在伊甸园所发生的事里有一个真正的意义,就是不仅是亚当夏娃所犯的小小错误,就违背了神的命令而已。不是,在这里还有个更深一层的意义,有更重要的意义,在这里事件发生了,那就是撒但把他自己注射到人的里面。当人有分于这一个知识善恶树的果子的时候,那就是罪的毒素就带进了死亡和黑暗。这就是人堕落的意义。

一 当撒但将他自己注射到人里面时,撒但对人就成了死亡和黑暗;罪带进死,死带进黑暗,黑暗带进混乱。

二 整个字宙都因为撒但把他自己作为死的因素,注射到神的创造里,而崩溃混乱——来二14,罗八20~21。

我们对罪有感觉,但是你要知道罪带进死。无论哪里有罪就有死,无论哪里有死,立刻的,这里就有崩溃。在创世记三章之前,一切都是在元首之下。神是神,祂有一个人有祂的形像,有祂的权柄、管治权,但是人因为吃了知识善恶树,这个死的因素就进来了,所以就带下了一个崩溃。人就在这里躲躲藏藏,神在这里找不到人了,所以神要进到园子里说,“亚当啊,你在哪里?人哪,你在哪里?”所以这个联结已经被切除了,原先都是在这个元首之下,但死的情况之下发生了,就有一个崩溃。就像911的时候,那个整个世贸大楼就是崩溃了。现在一切都不再是立起来的,而是成为一个乱堆,成为一个混乱。这个就是堕落的结果。撒但的败坏,他乃是那个带着死之权能的人,因着死,他就把这个崩溃带进来了。今天,你只是混乱的一点,乱堆的一堆。这个总统他是混乱的一点,他是这个混乱之首,乱堆之首。所以,堕落的人在这个情形里面,都是在崩溃的混乱里。

三 神正在作工,要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使祂的造物从捆绑中得着释放,而得享自由——弗一22、10。

所以,这就是神救恩的重大意义,要使我们得以释放,首先先解放人,最后是使整个受造之物从捆绑中得着释放,而得享自由。这就是使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而成就的。

叁 我们都需要从崩溃的混乱里蒙拯救,并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西一12~13:

所以,这就是我们所需要的。我们需要从这崩溃的混乱里蒙拯救,能够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所以这一些都,所有崩溃都必须归于元首之下。

一 由撒但的背叛和人的堕落所引起宇宙的崩溃,给神一个大好的机会,来彰显祂的智慧——弗一8,三10,罗十一33。

撒但竭尽所能的要使人败坏,产生了崩溃,使整个人类、整个神的创造都成为混乱的乱堆,但是神却没有放弃这一个目的。因神万般的智慧,现今乃是借着召会得以显明。保罗说,“深哉,神的丰富、智慧和知识!”(罗十一33)撒但竭其所能要败坏人,但是神在基督里作为第二个人而来,成为领袖、救主、元首、基督和救主,祂乃是宇宙的头。神乃是在最黑暗、最低下、下沉的一个情形里面来彰显出祂那万般的智慧。

二 照着圣经,神的救恩不仅拯救我们脱离堕落、罪恶的光景,也脱离崩溃的混乱——弗二1~8、21~22。

圣徒们,我们的神不仅拯救我们脱离罪,甚至从崩溃的混乱里拯救了出来。这个周末,感恩节周末,每个人都在那里度假,跟家人在一起。我们在这里,在这个旅馆里享受三一神的分赐。我们不是这一个崩溃的混乱的一部分,我们乃是逐渐地归一于元首之下。我们不仅得救,我们正在归一于元首之下。

以弗所书二章是个非常美好的启示,但我原先死在罪与过犯之中,那时什么,三一神就使我们与祂一同活过来。祂又叫我们在基督里与祂一同复活,一同坐在诸天界里。多年来,我读这一处经节,我说这很好啊,当基督复活的时候我也复活,祂坐在诸天之上我也在诸天之上。这是对的。祂在宝座上,我可以坐在祂旁边。但这次我就认识了,还不是那样子。当祂复活的时候,祂就使我们成为祂的身体而复活,祂就使我们作为祂的身体活过来,并且与祂一同复活,作为祂的身体与祂一同坐在诸天之上。无论头在哪里,身体就在哪里。我不是坐在祂这个椅子的旁边,我乃是与祂一同坐在宝座上。因我是祂的身体,是祂身体的一部分。我们都是与祂一同复活,在这里一同坐在诸天。一同,一同,一同,因我们是祂的身体。这就是祂救恩的要素,救恩的结晶。祂不仅要拯救我们,叫我们活过来,祂使我们成为祂的身体,祂点活我们使我们复活,并且与祂一同坐在诸天界里。

甚至在第二章的末了,保罗说我们乃是祂在灵里的殿。所以在祂里面,全房联结在一起,成为在主里的圣殿。我们不仅是罪人蒙主恩,被基督的宝血所救赎而已。所以保罗的认识,祂拯救我们,祂更是要使我们与祂一同复起、一同复活、一同升上高天。我们现今在这里一同被建造成为一个建造,不再是一个崩溃的混乱,我们乃是祂的建造,是神在灵里的居所。在灵里有些是立起来的,是三度空间的,是被立起的、竖立的、侍立的,也就是神的建造。好,来到第四大点,就是这篇信息的中心,中心。

肆 召会生活乃是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生活——四15,林前十一3:

什么是召会生活?召会生活乃是身体生活具体的彰显。作为一个人位,在基督元首之下的这个身体的生活,就应该是身体生活具体的彰显。这个身体的生机身体就是这个人位在这里的活出。这个人和这个身体乃是在元首之下过生活的。基督身体的实际,李弟兄清楚的告诉我们说,乃是一个团体的生活。是什么?是被成全之团体神人的生活,他们不凭天然的生命而活,而是借着模成祂的死,借着祂复活的大能模成祂的死而过另外一种的生活。这就是基督身体的生活,这是一个团体的生活,有许多的肢体一同过一个团体的生活,具体的在一处的地方召会里彰显成为那地方的召会生活。这个召会生活乃是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生活。

这个归一于元首和归一于元首之下的生活是什么呢?今天在这里是一种的次序。有些人说,那个召会应该要守次序,他们的领会就是要被元首起来,但是有人要被顶上,有人要告诉你一切。所以一切都是有次有序,长老、执事,所有这些服事者人人都知道谁在他们上面。他们在这里有正确的次序,没有任何的混乱。那个很可能就是一个阶级的、一个所谓的组织的等次。神恨恶组织,神恨恶阶级。当我们说到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并不是讲到组织上的阶级的等次。我们在这里乃是讲到我们需要顺服基督。年轻的时候我学这首诗歌叫“信靠顺服”,我们只要信而顺服就是了,我们需要顺服主就是了。但是对你来说,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就只是这个么?我提到过,当你摸着头不可能撇开身体的。当你讲到元首权柄,在元首之下的时候,归一这个元首的时候,就讲到身体与头之间有一个非常密切的关系,不仅是顺服并且是顺从,不仅是正确的等次,我们乃是身体连在一起,生机的联于头,然后从这个头这里有个持续不断的分赐临到我们里面,就好像我们人的身体一样,每一个动作,我手的任何一个动作都是由我的头所支配的。所有在召会生活里所作的,在真实的召会生活里所作的都是在基督这独一的头之下产生所作的。很容易我们就告诉人该怎么作,我们很容易从人接受命令,一个命令一个动作就是了,我们却不是那么有操练来到主的面前。我们若是认识李弟兄,我们每一次到李弟兄面前想给我们解答的时候,最后的答案就是你们到主面前去祷告吧。所以末了,很多人不要到李弟兄那里去了,因为他总是告诉你这个。这就是我们从李弟兄所说的话,他就是把我们引到元首这里。

基督是这独一的头,在圣经里没有许多头,没有小头,甚至没有小小头、小工头、小小工头,只有一个头。我们如何认识我们是谁?我们乃是生机身体上的一个肢体,我们就必须这样的过召会生活,就是在基督的元首权柄之下过生活。不是在于阶级,谁是老大老二老三,也不是这样说“我就是顺服主就行了”。比这个更多的就是我要问你,你跟身体的关系是怎么样。元首的权柄总是联于这个身体的。

一 神要借着召会,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而叫万有服在基督之下——十五20~28。

在这里我们看见神永远的定旨就是要叫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但是神先必须要得着召会,那就是祂所拣选的人必须先被基督元首起来,归一于这个元首之下,然后才有这个基督作身体的头。那基督在祂的升天里是作了万有的头,在祂升天里,神所赐给祂的礼物就是一个元首的权柄,但是这个基督不能自己作,祂还需要身体来使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你看看我今天这个身体,我在这一个圆的头对你说话,一个头悬在这里对你们说话,是可怕的。在这里没有彰显,也没有被联锁起来,仅仅是头悬在那里是不够的,头还需要身体。今天早晨,我这个头,因着我的身体我能穿上衣服,这一切都是借着身体归一于这个头这个元首之下。你可以把我的身体挂在我的身体上面,如果这身体是正确的被这个头归一于这个头,在这个头的元首权柄之下,这个身体就能够背负许多是担子。所以,在这里祂是向着万有作了头,但是唯有当身体正确的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基督才能够作万有的头。我盼望你能够看见这个。若是没有召会,基督不能够使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祂必须先得着召会作为祂的身体,然后借着这个身体你就能够穿上衣服,能够背负许多的事情,把一切都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二 召会是神所拣选的人,以基督作头,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十一3,弗一10,二21~22,四15:

你听见召会是会众,召会是蒙召的会众。早晨在这里召会有个新鲜的定义,召会是什么?召会是神所拣选的人,以基督作头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1 在正确的召会生活里,我们正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一10。

2 我们若不认识什么是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就不会认识召会。

这是何等的一句话。我们若不认识什么是在基督里归一于元首,就不会认识召会。至少在你所有的召会生活里还不是基督的身体,是一些别的东西,是一个宗教的组合,宗教的组织;但是召会作基督的身体在地方召会上的实行,这一处的召会必须是在基督的元首权柄之下。所以我们必须要记得这件事。若是没有头就没有身体,身体召会是从头所产生的。

3 在召会生活中,我们领先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为此,我们需要在生命里长大——四15。

头再潇洒再俊美,但是却是没有身体是很可怕的。头需要有一个身体,能够与祂的度量相配、相称,不仅能够彰显祂,同时也能够在这里是归一于头之下,好让许多的事由身体来担负。今天,亲爱的圣徒们,如果我们看见我们的召会生活需要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我们都会更多的在这里祷告说,“主啊,求你在我里面长大。主啊,把你的召会带到丰满的地步,基督丰满之身材的度量的那个地步。”就是基督这个头,祂是宇宙般的伟大,祂是宇宙的元首,今天祂身体的度量是有多少呢?我们所背负的是这么少,因为我们的度量是这么小,这个身体背负的非常少,因为我们很少很少能够归一于这个元首之下,因为我们缺乏生命的长大,我们需要有正确真实生命的长大,使基督能够在这里使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三 神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所采取的第一步,是将祂所拣选的人,祂的众子,从宇宙的崩溃中带出来,将他们摆在基督的元首权柄之下——-22,四15,五23,西一18,二10、19。

第一步还不是说我们从罪得救,得赦免,从永远沉沦的刑罚里得救赎而已,祂还要拯救我们脱离这个宇宙崩溃的混乱。在这崩溃的混乱里有罪、有肉体、有政治、有教育的制度、有商业、还有宗教,宗教都是这崩溃的混乱中的一部分。主必须要拯救我们,就是祂的身体,脱离这个崩溃。不仅从罪里我们需要蒙拯救,从世界里我们需要蒙拯救,甚至我们还需要从宗教里面被拯救出来。我们需要从这个崩溃的混乱里被拯救出来而被带在归一于基督这个元首之下。

四 当召会领先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时,神就有路使万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弗一22~23、10:

基督必须有这个身体。如果这个身体若不是正确的联于头,能够在基督的元首掌权之下,神就不可能使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祂之下。所以在这里,召会必须领先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

1 召会是神所使用的器皿,以解决祂的问题并完成祂的定旨,这定旨就是祂借着将自己与人调和,而借着人彰显祂自己——三9~11。

2 至终,身体同作头的基督,乃是万有宇宙的头——一22~23。

现在不仅基督,身体与基督一同。请记得当基督复活的时候,我们乃是与祂一同复活,因为我们是祂的一部分,当基督坐在诸天之上要作万有的头的时候,我们乃是与祂一同坐在诸天界里,因为我们是祂的身体。今天,当然作为祂的身体我们永远不该说我们也是头。不是的,唯有基督是头,但是我们却能够说,我们能够有分于基督的元首身份,元首权柄。

最近有个姊妹问我说,在一个聚会之后,在祷告聚会我们在这里求神捆绑撒但,捆绑所有撒但的工作,我们能捆绑么?我说,这是有条件的,完全在于你是不是认识你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你与基督是一,你有分于祂的元首权柄。我们不仅在这里可以求神捆绑,我们也可以捆绑,我们捆绑撒但。她说你这么骄傲啊,你是谁?只有神能够捆绑啊。是的,神能捆绑,基督能捆绑,主能捆绑,但是我与这位主是一,我乃是生机的与这位主联结在一起。

我提过有一次特会,我听到李弟兄在一九六二年说到“世界的局势与主的行动”,他那个时候讲到这个共产主义不会在这里往前,他说,主啊,这件事不能够往前,这件事必须要停止。他说甚至主啊,你同意,我不同意。他是何等一位神人啊。他知道神的心,他与主是一,他作为这个身体的一个肢体,他知道他的地位,他所祷告的并不是作为一个属灵的基督徒求神作这个求神作那个,他乃是作为基督身体的一部分的这个地位,作为基督身体的一部分,我们能够有分祂的元首身份的地位。我知道这是极深的一件事。我不应该轻率的说这件事。好,我们现在能捆绑,能够释放了,但是完全在于你是不是有这样的领会。你的确在地位上与身体是对的,与头也是对的。今天,我们如果看见这个极大的异象,到底什么是基督的身体,生机的联于并且联于祂这个元首的时候,我们就有分于祂的元首权柄。召会在地上能够捆绑能够释放,我们有这样的权柄,这就是祂的权柄成为我们的权柄,我们就能够有分于祂的元首身份,能够在万事上实行祂的权柄。

伍 在神圣的经纶里借着神圣的分赐,我们在召会生活里正在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三15~17,四15,提前一4:

我们怎么可能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呢?我要说这样的归一于一个元首并不是一个组织上的等次,谁是老大、老二,第一、第二位,如果这样不作就不对的话,你必须要调整。那还是很多人关于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那一个观念,一切只是有次有序而已。但是这个神圣的观念是,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意思就是需要借着神圣的分赐,乃是借着这个神圣三一在祂神圣经纶里的神圣分赐,我们才能逐渐的、缓慢的、一点一点的归一于祂这个元首之下。

这里讲到以弗所三章的参考经节,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亮光。我知道我们在已过的特会训练里提过多次这样的经节,我们在这里求父照着祂荣耀的丰富,借着祂的灵,用大能使我们能被加强到里面的人里,使基督借着信能安家在我们心里。这就是我的祷告,也是我的渴望,我每一天早上都在有这样的祷告,乃是直到这一次,我才有这样的看见。这个祷告不是一个属灵的人寻求主的祷告,求神加强到他里面的人里,你要把第三章这里的祷告联于第一章的祷告,并且要联于第四章。在这里,第三章,甚至在这里的经节,十五到十六节,九到十一节,保罗在这里说到召会。神要借着召会彰显祂万般的智慧,乃是这个历世历代隐藏在神里的奥秘现今已经向我们众人照明;那在这个祷告之后,保罗就说父啊,祂就能照着祂荣耀的丰富,借着祂的灵,用大能使你们(这里是复数的你们,就是召会,你们不仅是你,我个人的、单个的基督徒寻求主,这里的你们是一个复合多数的名词,就是讲到召会),神乃是借着这样的召会能彰显祂万般的智慧。所以这样的召会需要用大能使他们得以加强,这个大能是从哪里来的,这大能是在第一章里面,那就是在基督里面所运行的大能,叫祂从死人中复活,使祂能坐在诸天界里,能够使万有服在祂的脚下的这个大能,就是这个叫万有归服的大能,就是这个大能是向着召会的大能。在这里,若你有归一于这个元首之下,你就会接受神圣的分赐,这里有一个持续不断从元首到身体上的传输。其实保罗在这里为我们祷告的时候,在以弗所书第三章他就祷告说,父,加强我们,就是召会的一部分,能够用大能,这样的大能加强我们,因为这个大能使基督能复活,能够成为元首的大能,这个使万有归服的大能,如今借着祂的灵能够进到加强我们到里面的人里,然后基督就能够安家在我们心里,这是借着信安家在我们心里。基督在我们心里的安家也就是我们被基督所元首起来的经历。谁是这位基督,谁是安家在我们心里呢?祂乃是身体的头。谁是被加强到里面的人里的呢?乃是召会作为祂的身体被加强了。我现今的领会,我要这么说,这是被拔高,当我在这里向主有这样祷告的时候,我知道我在这里祷告不是个人的基督徒祷告,作为一个单个的基督徒求主加强我个人而已,我乃是站在身体的地位上,现今在基督里面运行的那个大能,也同时的把祂自己传输到召会里,从头传输到召会里的那个大能,能够加强我们到里面的人里,基督作为头借着信能够安家在我们心里。这是一件神圣分赐的事。

一 神圣的经纶已经进到我们里面——4节:

阿利路亚!神的经纶,不是客观的经纶,乃是主观的经纶。神的这个经纶已经进到我们里面,基督就是神的经纶。好,我们一起来宣告这句话,基督就是神的经纶。基督不仅是这个经纶的中心和目标,基督自己也就是这一个神圣的经纶。祂就是经纶,祂就是这个行政,祂也就是这个家庭的行政管理。如果你把祂接受到你里面,祂就在这里安排、管理,把一切都管理的有次有序的,因为祂就是这个神圣的经纶。因着祂,我们接受基督时,我们就接受神圣的经纶到我们的里面。神圣的经纶已经进到我们里面作为一种行政安排和计划,使一切都有次有序。

对年轻的圣徒,我愿意说一段话,我们知道我们很多人爱主爱召会,我们在这里寻求,怎么样平衡我们的家庭、工作和召会生活。亲爱的圣徒,你必须接受基督作神的经纶进到你的里面。如果你有基督作中心,祂就是神圣的实际,祂作为神圣的实际在你的里面的话,一切都会有次有序,都能平衡。你不需要试着想平衡,该给多少时间给召会、家庭和工作,因为神圣的经纶在你里面,一切都是平衡的。你不需要自己来平衡,要过一个生活。哦,我要为基督,我要为基督活,为神的经纶而活,让这个经纶进到你的里面吧,来成为你全人的中心。这个经纶就会使你生活一切都会有次有序的,该什么时候去聚会,什么时候不该聚会,因着某一些责任的时候,你就会清楚,因为你的全人都是被这个神圣的经纶所支配、所管理、所管制。这就是我们作一个年轻的在职的圣徒能够在主的恢复里所过的生活,不想要以你外在的安排的生活,你要在那里分配百分之多少的时间精力作这作那,你必须接受这个神圣的经纶进到你的全人里面,那这个经纶就会让你过一种生活,配得上神永远定旨的生活。

1 基督就是神圣的经纶;因此,当我们接受基督时,我们就接受神圣的经纶到我们里面——约一12~13。

2 神圣的经纶已经进到我们里面,作为一种行政、安排和计划,使一切都有秩有序。

二 神正在借着一个行政,将祂自己作到祂所拣选的人里面,这行政乃是甜美的分赐、亲密的管家职分和令人舒畅的家庭安排——弗一10,三2,提前一4,三15:

你是不是非常喜欢这些形容词呢?神的这个经纶是甜美的,乃是甜美的分赐;是亲密的,这是个亲密的管家职分和令人舒畅的家庭安排。当神来把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时,我们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时候,祂来的时候不是像一个大将军,就说,好,命令你:立正,坐好,你怎么又失败了。好,纠正改正你的自己。召会不是一个军队,不是这样一个军队。反而我们的弟兄也说召会不是警察局,也不是法庭在这里逮捕人,在这里执政人。召会是神的家,召会是神的园子,神在这里满有恩典的把祂自己甜蜜、甜美、亲密的分赐到我们里面,使我们有享受。这一个归一于元首之下的过程不是敬礼说,“是的。长官,是的。”在这里行个礼就行了。不是的,那是军人、军队。召会作为祂的身体,我们乃是在祂满了恩典的分赐之下而有的。

我知道彼得否认主三次之后,在约翰福音二十一章,主在海边向他们显现。彼得失败了,他们因为缺少食物,不知道该怎么作,他们去打鱼了,想要找些食物吃。主在岸边向他们显现,甚至为他们预备好了早餐。门徒们来到岸上,主就问他们说,小子们,你们有什么可吃的没有?主知道他们饿了,所以他们才会去打鱼。他们又回到世界上去了,想有些生计能够维生,但是基督在这里并没有责备他,说“彼得,你为什么否认我三次?你是第一个我所拣选的,你是第一个,但是你却是第一个背叛我,失败的。”主没有说一句那样的话,反而主问他们说,“你们有没吃的吗?我已经预备好早餐了,你们可以在这里与我一同坐席。”在这里祂问彼得说,“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如果你是彼得,大概等着主要责备你了,但是反而主在这里只问他说你爱我么,三次。看,满了恩赐的一位!祂在这里成全。彼得已经要在这里放弃了,要打鱼了,要回到世界上的这一位,主如何使他归一于这个元首之下呢?在这里,还不是在这里不定罪他、不暴露他,反而在这里问他说,问他关于爱。彼得说,“我爱你,主啊,你知道我爱你。”主和彼得之间有个非常甜美的对话。盼望我们来到这一切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之后,我们要来摸到这件事,来经历这个事,甜美的分赐、亲密的管家职分和令人舒畅的家庭安排。

1 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乃是借着亲密的管家职分,令人舒畅的家庭安排——弗三2。

请记得神的这样的经纶和安排乃是称之为神恩典的管家职分。恩典呢,就是神给我们享受到以弗所书三章二节,说到恩典的管家职分。那神分赐到我们里面呢?乃是在信里面的一件事,不是在律法之下,而是在信的这个范围里。什么是信?信就是我们对这一个亲爱、亲密的主向我们显现的一个回应。我们在这里说,是的,我们有所回应了。这就是信,信心。这就是对祂彰显的回应,对祂吸引的回应,祂的分赐和祂的恩典,和这个亲密的分赐的一个回应。那些就是我们能够接受神圣分赐的源头。

2 在神的家中行事为人的路,乃是有令人愉快的家庭行政,亲密的管家职分,将基督分赐到神所有的家人里面——提前三15,一4。

3 神洋溢的恩典要完成将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洋溢的恩典正在我们身上作工,为使万有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弗一7~8、10。

我盼望主能更新我们的心思,给我们有领会,到底什么是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乃是借着祂神圣的分赐,带着恩典并在信里所得着的,并不是在律法的范围里。

4 我们作为神的基业越被那灵这活的印记所浸透,在宇宙中就越有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的光景——11、13节。

在第十节之后,保罗说,按着时期满足时的经纶,要将万有,无论是在诸天之上、在地上,都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这是十节。第十一节,他就说,我们既在祂里面,在祂里面成了选定的基业。这个“祂”是谁?就是这位作头的基督。乃是在这一位基督作元首的里面,“祂”指明我们在这里承继神,神的基业,那灵在我们身上作印记,使我们能够归于神、属于神,我们成为神的产业。这就是在基督里归一于元首权柄之下。因着在这个过程之中,我们就成了神的产业。第十三节,你们借着身体的话,就是那叫你们得救的福音,也在祂里面信了,就在祂里面受了应许的圣灵为印记。这样一个灵,一方面使我们受印记,因为我们是属于神的,就是属于神的产业,我们就属于神了;这样的灵同时也对我们来说作质,向我们确证,给我们一个预尝,神是我们的产业。所以这样一个印涂的灵,一面在这里印涂我们,一层一层把祂那灵自己作为素质,涂抹在我们里面;我们也同时在这个过程里被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乃是在这样一个归一于元首之下的过程,那灵就进来了,在这里印涂我们,来向我们确证我们是神的产业;同时也向我们保证,向我们确证神也是我们的产业。所以我们需要被那灵所浸透,我们需要喝那灵,我们一直不断需要呼吸这灵,这就是借着这些我们能够归一于祂之下。这是不是太好了?我们能够考量这些经节。在这十节里面,这些经节不可以被分开,都是连在一起的。好,我们来到最后一段。

陆 在召会生活中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是借着生命和光而有的——约一4,八12:

既然创世记,当撒但堕落之后,这地就变为渊面黑暗,所以当时就是黑暗遍满了地面。所以神进来所作的第一件事,把地变为荒废空虚,渊面黑暗。所以在这个时候呢,所以借着光进来了,所有各样的生命都被带进来了。所以,神在这里直接的讲到撒但,如何应付撒但,如何对付撒但的背叛的黑暗呢,就是把光带进来。不光撒但背叛了,同时撒但也使人败坏。因着人被败坏了,这个人原先要作神器皿,执行让神作元首的这个人呢,器皿,因着撒但败坏了,神就再进来,作为光进来了。这个堕落的人有分于死亡因着黑暗,在这伊甸园里堕落了,但是神要把他再一次的兴起来,神首先需要作为生命进来。约翰福音一章四节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很有意思的,在创世记先有光带进生命,那就是在对付撒但堕落的背叛,但是就着人来说,就着堕落的人来说,神为着得着他这个人,要使人能够归一于这个元首之下,神就先作为生命来,那这个生命就会带下光,这个生命就是人的光。

一 神恢复的路乃是基督与撒但相对,生命与死亡相对,光与黑暗相对,井然有序与混乱相对。

二 崩溃来自死这因素;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来自生命这因素——结三七4~10。

所以罪带进死,死带进黑暗。所以陈实弟兄提到有些召会实在是不法,个人照着自己眼中所看为好的去行。在这里没有光,只有黑暗,在这里没有让基督作元首。所以撒但借着罪与死带进黑暗与混乱。圣经在这个归一的过程之中,所以在这里先就是生命把死的因素吞灭,从这个生命就带进了光,光就驱尽所有的黑暗,这就是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在这里第二中点说到崩溃来自于死这因素,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来自于生命这因素。以西结这里有个预表,应该是三十七章,以西结书三十七章在这里有个非常干的,满了死,满了干涸,所有都是脱节的,申言者要把生命带进来。生命进来的时候,筋与筋先长肉,然后节与节,筋骨相连,然后这个骨与骨联络,那之后骨上长筋长肉。所以黑暗被光驱尽,所有的死亡被生命吞吃,这就是这幅生命的图画。借着生命被吹到这些干的枯死离散的骸骨里面,现今就借着生命的气息吹入,就兴起极大的军队了。

三 神在祂造物中间恢复一的路,乃是将祂自己分赐到我们里面作生命——罗八6、10~11、19~21。

哪里有生命,哪里就有一,哪里就有和谐。哪里有黑暗,就是有分散、混乱。

四 我们要实际地从崩溃的混乱中蒙拯救,就需要在生命里长大;我们越在生命里长大,就越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也越从宇宙性的崩溃中得着拯救——弗四15,西二19。

圣徒们,我们怎么样在生命里长大呢?我们需要吃耶稣,我们需要呼吸耶稣,我们需要求神加强到我们里面的人里,我们需要让基督安家在我们的心里。基督越能够在我们的心里得着地位,我们就会越有生命的长大。每一天我们都需要欢迎耶稣进到我们的里面,每天要吃祂,每天要喝祂。当你在这里呼求主耶稣“哦,主耶稣”的时候,给你有更深的意义,因为你在这里乃是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更多的生命要分赐到你的里面。在这里不仅仅是一班信的,我们在这里乃是呼求主的名。祂是头,祂在这里分赐、传输祂的自己进到我的里面,祂持续不断的在这里作。我再说:“哦,主耶稣啊,求你使我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我们的呼求主名就不是我自己,而是与众圣徒一同呼求。我们乃是联结在一起,我们在这里不是一千五百个不同、分开、分别的圣徒,乃是联结在基督身体里的众肢体,在这个宇宙元首权柄的分赐和输供之下。阿利路亚!这就给我们有胆量。我们知道我们的立场是什么,我们在自己里是软弱的,个人是软弱的,但我们作为基督团体的身体在祂元首权柄之下是不软弱的。基督与基督的身体在这里一同有分于这个头的身份和权柄之下,在这里今天所发生的事比在美国白宫发生的事更高。我们在这里乃是在宇宙里归一于我们的元首基督的里面。

五 当神进入我们里面作生命时,生命的光就在我们里面照耀;这生命吞灭死亡,这光驱尽黑暗——约一4,八12,弗五8~9:

1 当我们满了作生命的基督时,我们就在光底下,受光的大能所管制。

2 神就是光,因此我们这些神的儿女乃是光的儿女,甚至是光本身,因为我们在主里与神是一——约壹一5,约十二36,弗五8,太五14。

神是光,在祂里面毫无黑暗。但是我们乃是在这一位是光者的里面,我们也就成了世界的光,我们甚至成为光的本身。表明是什么?我们与这一位生机的联结,就是这个世界所需要的,这就是美国所需要的。美国需要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整个世界需要借着祂的身体,借着召会被元首起来,所以不仅是基督是身体,祂的头是联于身体的,当这个头与元首是正确的被联结在一起彼此相连的时候,我们就能够作成这件事。

3 在生命里,并在光底下,我们就蒙拯救脱离混乱,被带进井然有序、和谐与一里,并在基督里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弗一10。

愿我们都能够在这样的实际里面,这实际就是,在祂里面归一于一个元首之下。好不好,跟坐在身边的对这些话有些祷告,之后有段回应的时间。

Make a free website with Yo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