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周 除污秽的水

听信息

  本篇信息涵盖民数记十九章,相信大多数圣徒对这章圣经并不熟悉。我个人虽然读过这一章许多遍,也是一知半解;乃是读到本篇结晶读经纲目时,才真正明白这一章的意思。

  民数记相当独特,在这卷书里有好些预表,是圣经其他各卷找不到的。其中一个特别的预表在十九章,恢复本圣经给这章所下的标题是“除污秽的水”。大多数读圣经的人读这一章,都着重在红母牛;虽然红母牛是除污秽之水的主要成分,但它不是该章的主题。这章真正的主题乃是除污秽的水,为着洁净一种特别的污秽而洒在不洁净的人或物上。在新约里,我们会看见这水的应验。

民数记十九章的背景

  在查读民数记十九章的细节以前,我们要来看该章的背景。首先,除污秽的水记载在民数记里,指明这除污秽的水是直接联于民数记的主题和中心思想。我们必须看见这点,否则我们会误以为除污秽的水只不过是圣经里一个琐碎的点。我们必须把除污秽的水联于民数记的中心思想,就是神要将祂的百姓编组成军,带领他们取得神所应许的美地,并将他们建造成为神的居所。我们必须如此将十九章联于民数记的主题。

  其次,这一章是民数记这卷书中间的一段。如果我们看恢复本圣经民数记的纲目,会看见这卷书共分为三大段:第一段是成军(一1~九14);第二段是行程(九15~二十29,二一4~20三三1~49);第三段是争战(二一1~3,二一21~三二42,三三50~三六13)。十九章属于“行程”这一段;在民数记中关于行程的记载里,涵括了两件消极的事,就是失败和背叛。这表明我们即使已经编组成军,在行程中受主带领往目标前行时,仍会有失败,也会有背叛。按照林前十章,整个以色列人的历史,乃是我们历史的预表(1~13)。民数记记载了以色列人至少有五次重大的背叛,从最轻微的背叛,就是发怨言,至终达到最严重的背叛,就是可拉党的背叛,直接向神的权柄挑战。在这一点上我很蒙主的光照,不要发怨言,因为发怨言是为更大的背叛开门。通常我们不认为发怨言是背叛;我们以为发怨言只是抱怨、发发牢骚而已。然而,发怨言确实会带进更进一步的背叛。

  第三,民数记所记载之五次背叛的结果乃是死;死是背叛的结果。以色列人肉身的死,预表我们今天属灵的死。在十六章,可拉一党的背叛,结果有火从耶和华那里出来,烧灭了那献香的二百五十个人(35)。除了因可拉事情死的以外,遭瘟疫死的,有一万四千七百人(49)。将近一万五千人在以色列营中死了,到处都是死亡。这是一个扩散的死,影响了每一个人。不管走到哪里,到处都有死尸、骸骨和坟墓;人摸着死就受了死的玷污。

  第四,背叛带进死亡,并且每一个人都受了死的玷污和影响。我们也许以为,只有那些背叛的人会被死亡摸着。然而,圣经的记载不是这样,我们的经历也印证这点。每逢有了背叛,死就进到以色列全营,每一个人都受死的影响。在十九章,甚至那些洒除污秽之水的人,也成了不洁的(21);这说出甚至原本洁净的人,也受到死的影响。每一个人,无论是洁净或不洁净的,都受了死的影响。背叛带进死亡;这死乃是遍及各处的死,污秽了所有的人。这就是十九章的背景。

除污秽的水—对付以色列人因接触死而有的污秽

  民数记十九章除污秽的水,是为着对付以色列人因接触死而有的污秽。当他们接触了任何一种的死,就被玷污而成了污秽的;所以需要有一样东西,来对付死的污秽。有的人也许认为,这污秽必须由血来对付;但圣经在这里不是提到血,而是提到除污秽的水。这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救治。除污秽的水是专特为着洁净从背叛而来之死的玷污。再者,可能有人问:背叛既然是罪,为何不能用赎愆祭对付呢?答案是:背叛并非普通的罪。普通的罪只要借着献上赎愆祭,就可以立即得着赦免和洁净;然而,背叛不是普通的罪,不是赎愆祭可以应付的,乃要应用除污秽的水,并且必须经过一段相当的时间,才能除去因接触死而有的污秽。照样,在我们召会生活的经历中,每逢有了背叛,就会带进属灵的死亡,而圣徒要从所遭受死的玷污中得着洁净,是需要时间的,不能立即奏效。

民数记十九章的赎罪祭不同于利未记四章的赎罪祭

  民十九9和十七节都提到“赎罪祭”,但这与利未记四章所提到的赎罪祭不同。请注意,民数记十九章的赎罪祭不是普通的赎罪祭,因为这个祭是要对付死。在这个祭里提到的红母牛,表征救赎的基督;这的确是独特的。十九章的赎罪祭不同于利未记四章的赎罪祭,至少有以下十个点。

  第一,这祭称作赎罪祭,见于民数记,而非利未记。第二,这是唯一说到祭牲的血要被焚烧(民十九5)。在圣经其余地方皆记载赎罪祭祭牲的血要被倒出来(利一511四7下、18下、25下、30下、34下);唯独民数记十九章之赎罪祭的血,要被焚烧。第三,这祭所用的牛是母牛,是雌性的,是年幼的,就是一只母牛犊。圣经记载其他的赎罪祭,都是用公牛(利四314),只有民数记十九章里用母牛,这是很特别的。第四,这祭提到一种特别的颜色,就是红色。其他的祭都没有提到祭牲的颜色,唯独这个祭必须限定用红色的,其他的颜色都不能用。第五,这祭不是在祭坛旁被宰杀,献在祭坛上,乃是在营外被杀;并且不是由祭司宰杀。民十九3说,红母牛“要交给祭司以利亚撒;人要把牛牵到营外,宰在他面前。”这里明文说到,要由另外的人在祭司以利亚撒面前宰杀这牛。第六,这祭主要不是为着赦免,乃是为着洁净。第七,这祭不是为着罪人献上,乃是专特为着神的子民献上。第八,这祭不是为着罪献的,乃是为着死而献的。第九,这祭不是为着人已往的罪,乃是为着人将来的罪。第十,这祭的目的是为着恢复交通,让神子民能恢复与神的交通;这点在新约的约翰一书里得着应验(一7)。

民数记十九章是旧约中非常特别的一章,记载除污秽的水;本章的污秽,不是指罪,乃是指死

  民数记十九章是旧约中非常特别的一章,记载除污秽的水。本章的污秽,不是指罪,乃是指死(1113~16)。我们都知道罪是不洁的,人摸着有罪的东西,就会成为不洁;但我们有没有领悟,联于死的污秽是更严重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这一章圣经。

死出自罪,罪是死的根

  死出自罪,罪是死的根(罗五12)。这是罪与死的关系,两者不完全相同。

在神眼中死比罪更玷污人

  在神眼中死比罪更玷污人(利十一24~25民六6~79)。这是因为死是罪的结果;罪蔓延开来,达到它的目标,就生出死来。神恨恶死过于恨恶罪,因为死在我们身上的玷污比罪更厉害。利未记十一章的对付,主要是与接触人有关,以洁净与不洁净的动物为表征。人触着不洁净的动物,就成为不洁净的。二十四至二十五节说,人触着不洁之动物的尸体,就会不洁净到晚上。所以,这污秽只持续不到一日之久;但在民数记十九章的不洁净却不一样,需要七天之久才能得着洁净(11)。在利未记十一章只要一天就可以得洁净,为何在民数记需要更长的时间呢?因为民数记十九章不是对付普通的罪,而是对付背叛;背叛这种罪不只干犯神的公义和圣别,乃是干犯了神的经纶,干犯了神的权柄和神的行政。所以,背叛是另一类的罪,从背叛而来的玷污不能在一天之内得着洁净。

在神眼中最可恨的是死;死亡是丑陋、可憎的,我们该憎恶死亡

  在神眼中最可恨的是死;死亡是丑陋、可憎的,我们该憎恶死亡(六6~7)。

我们所需要避免的死亡,乃是属灵的死亡

  我们所需要避免的死亡,乃是属灵的死亡(启三1~2罗五1214)。在我们基督徒生活实际的经历中,特别是在召会生活里,需要避免属灵的死亡。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会遇见死亡,但问题在于我们是否知道要避免死亡。在宇宙中,属灵死亡的源头是撒但,由善恶知识树所表征,这乃是死的来源。死比罪更复杂;罪很简单,就是罪;但是死与善、恶、知识纠缠在一起。人可能以为所接触的是善、恶、知识;事实上,这一切都是死。这一切都来自撒但,他是属灵死亡的源头。

  属灵的死亡会扩散,正如许多疾病会传染一样。死亡如何扩散呢?乃是借着话语,包括口头的言语和写出来的文字。在创世记,撒但就是用他所说出的话,把属灵的死亡注射到人里面。夏娃只听了他几句话,死就进到人类里面。这不是一件小事。这种传播属灵死亡的话,不管是口头或是写出来的,都一样会散播属灵的死亡。当然,属灵的生命也能借着神的话和职事书报的文字传递。

  属灵的死亡比肉身的死亡更普遍(罗五17)。现今世上有七十亿人口,但大部分在地上行走的人都是在属灵上死亡的人,所以到处都是死亡。属灵的死亡到处都有;不仅犯罪、属世的地方,就连伦理道德最高尚的地方,也充满属灵的死亡。属灵的死亡遍布各处,并不限定在某些邪恶的地方。

由于民数记十一至十四章以及十六章里背叛的罪,死遍布在以色列人中间

  由于民数记十一至十四章以及十六章里背叛的罪,死遍布在以色列人中间(49)。我们已经说过民数记有三大段:第一段是成军,第二段是行程,第三段是争战。在第二段的行程里,有一连串的背叛接二连三地发生。之后在十九章,有除污秽的水,二十章接着又有另一次的背叛。看到这些事,不需要惊讶。我在进入召会生活的初期,就遇见一次很大的背叛。当我头一次看见背叛的事,实在惊讶,不知召会生活中为何会发生那样的事。然而事实上,背叛的事在召会生活中是会一再发生的。这并非证明这不是召会生活,反而证明这就是召会生活。在民数记,当主有行动,特别当主兴起祂的军队时,这对祂的仇敌造成直接的威胁。所以,仇敌不断要找人作为他的凭借和管道,带进背叛。我们要受提醒,不要成为撒但的管道。已过在主的恢复里,曾发生几次背叛。神在十九章给我们看见好消息:有一条从死的影响得洁净的路。凭着主的怜悯,我没有在任何一次背叛中有分;然而,我却经历了其中一些死亡的影响,也看见许多人受了死的玷污。这是很真实的。

  以色列人在民数记十六章背叛神以后,受了神的审判,结果全体以色列人都在死亡的影响之下(49)。这是很严重的一次背叛,由可拉和跟随他的人发起。在神审判这背叛之后,全体以色列人都在死亡的影响之下。甚至那些洁净的人,虽与背叛无关,只因经手收起母牛的灰,也不洁净到晚上(十九10)。母牛灰是除污秽之水的主要成分,不仅收起这灰的人会被玷污,甚至洒这水在不洁之人身上的人也成了不洁(21)。因此当背叛和死亡进到召会生活中,就影响了所有的人,无一幸免。

  死亡的污秽到处散布,百姓都处于不洁的光景中。到了十九章神就要他们用红母牛的灰预备除污秽的水,使他们可用这水除去他们所受死亡的污秽。这除去死亡之污秽的水,特别预表基督自己。基督是这除污秽的水,唯有祂能除去死亡的污秽。

红母牛,除污秽之水的主要成分,表征救赎的基督

  红母牛,除污秽之水的主要成分,表征救赎的基督(9)。大多数人很少谈论到红母牛;即使谈起,也几乎都与末世论有关,只关注以色列人要培育红母牛,及至圣殿重建时,就可用红母牛献祭。其实,我们该注意的,是红母牛所表征救赎的基督。基督不仅能对付罪,更能对付死。这是何等美妙!

红色表征罪之肉体的样式,为着外在担负人的罪

  红色表征罪之肉体的样式,为着外在担负人的罪(罗八3约一29)。这就是为什么要特别指定牛是红色的。然而红色只在于牛的皮与毛,也就是外面的样式;除了外表之外,这只牛并不是红色的。因此,这预表基督只有罪之肉体的样式,但祂里面是没有罪的。为要救赎我们,基督必须有罪的样式。但红母牛被宰杀并焚烧之后,就看不到任何红色了。

红母牛没有残疾,表征基督虽然是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却没有罪的性情

  红母牛没有残疾,表征基督虽然是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却没有罪的性情(14,来二14四15罗八3林后五21)。基督是那不知罪的,却替我们成为罪(21)。罗八3说,“律法因肉体而软弱,有所不能的,神,既在罪之肉体的样式里,并为着罪,差来了自己的儿子,就在肉体中定罪了罪。”这里说基督只有罪之肉体的样式,意思是祂只有罪之肉体外在的样式,里面并没有罪的性情。这就是基督作为红母牛的实际。

母牛是纯全的,指明基督是完全的

  母牛是纯全的,指明基督是完全的(民十九2出十二5~6)。基督是纯全的,指明祂不只没有残疾,祂也没有罪;祂是完全的。

母牛未曾负轭,表征基督从未被任何人使用,特别是未被神的仇敌撒但使用,或为着他被使用

  母牛未曾负轭,表征基督从未被任何人使用,特别是未被神的仇敌撒但使用,或为着他被使用(民十九2,参出十二5)。一般的牲畜要负轭供人使用或从事耕作,但为作除污秽之水而献上的母牛必须是未曾负轭的。基督是那真正的红母牛,唯有祂从未被撒但使用。

红母牛被牵到营外宰杀;基督是在营外,就是在耶路撒冷城外的一座小山—加略山—被钉十字架的

  红母牛被牵到营外宰杀;基督是在营外,就是在耶路撒冷城外的一座小山—加略山—被钉十字架的(民十九3来十三12~13太二七33)。以上就是红母牛作为救赎之基督的预表。

被宰的红母牛被烧,祭司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都丢在烧牛的火中”

  被宰的红母牛被烧,祭司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都丢在烧牛的火中”(民十九6)。红母牛被烧时,祭司还要把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这三样东西,一同丢在火中,与牛同烧,末了所产生的灰包括前述这一切物件。利未记十四章说到患麻风者得洁净,也提到香柏木、牛膝草、朱红色线,还有活水。不同的是:利未记里的朱红色线代表不同的意义,并且没有被烧;但在民数记十九章,这几样与红母牛一同被烧。

香柏木表征主尊贵、拔高的人性,使祂能作我们的救主

  香柏木表征主尊贵、拔高的人性,使祂能作我们的救主(6,参王上四33)。香柏木的意义包括以下几点:1.香柏树又高大又坚固,在圣经里是指满有荣耀的人性(歌一17)。2.在预表里,香柏木指明耶稣那复活、升天、得荣、尊贵的人性。3.香柏木表征基督属天的人性,得荣耀的人性,和祂属天的人性生命(八9)。4.香柏树如何是高高的超越一切其他的树,照样基督是所有人中唯一得荣耀的人(五15腓二9~11)。5.正如香柏木所表征的,基督乃是一个升到天上的人,祂的卓越和祂高贵品格的人性,远超过任何人(歌五15)。

牛膝草是一种最微小的植物,表征主自甘卑微,成为人的样式,使祂可以就近人,成为人的救主

  牛膝草是一种最微小的植物,表征主自甘卑微,成为人的样式,使祂可以就近人,成为人的救主(民十九6王上四33腓二7)。

一面,主是由香柏木所预表,有最高标准的人性;另一面,祂由牛膝草所预表,自甘卑微,使祂对我们是便利的

  一面,主是由香柏木所预表,有最高标准的人性;另一面,祂由牛膝草所预表,自甘卑微,使祂对我们是便利的。

朱红色是一种暗红色,在预表上有很多含意

  朱红色是一种暗红色,在预表上有很多含意(民十九6)。朱红色表征流血,指十字架救赎的工作(来九121422彼前一18~19)。但在利未记十四章和民数记十九章,朱红色的意义是不同的。在利十四4,朱红色表征主降卑为人,是要遵行神的旨意,流血赎罪。但在民十九6,朱红色表征基督为救赎我们所流的血最高的意义。在此,朱红色表征血,朱红色线是连同红母牛以及香柏木、牛膝草一同被烧的。当以色列人烧红母牛的时候,是把整只牛,包括血都烧了。烧到末了只剩下一堆灰,但那些灰里含着血。虽然看不见血,但血的确成了灰的一部分。

尊高的基督与卑微的基督,在祂的救赎里,乃是除污秽之水的组成元素

  尊高的基督与卑微的基督,在祂的救赎里,乃是除污秽之水的组成元素(6)。

母牛灰被收起,放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人会众留着,用以作除污秽的水

  母牛灰被收起,放在营外洁净的地方,为以色列人会众留着,用以作除污秽的水(9)。民数记十九章的记载,给我们一个深刻的印象,这灰有重大的意义。其他的祭烧了之后,就把灰拿到营外洁净之处(利六11);但这红母牛的灰,要特别保存在一个洁净的地方,为着将来使用(民十九9)。所以在神眼中,红母牛的灰是非常宝贵的。其他祭物的灰没有保留起来,只有红母牛的灰要留着。这灰放在洁净的地方,是为着将来使用。活水加上这灰就成为除污秽的水,可以洒在不洁净的人身上。红母牛、香柏木、朱红色线、牛膝草都被焚烧,至终产生灰;这灰乃是最终的形态,不会再腐坏,不会再改变,可以存留。

  这表征基督的死是永远有功效的;不只是为着我们已往的罪,更是为着我们将来所有的罪。若没有这个预表,我们就不容易明白,基督的死如何能应用于我们将来的罪。红母牛的血包含在灰里面,而灰存留着;所以当这灰加上活水而应用到我们身上时,血也就应用到我们身上,因为血是在灰里面。

灰表征基督之死的结果

  灰表征基督之死的结果。在圣经里,灰表明最末后的东西(利六10)。被消减成灰就是被消减成为无有。在民十九9,灰表征基督被减为无有(可九12)。祂被人视为无有。

母牛烧了,香柏木和牛膝草也烧了,朱红色线也烧了,要把灰收起来,放在洁净的地方;红母牛的特点就在这里

  母牛烧了,香柏木和牛膝草也烧了,朱红色线也烧了,要把灰收起来,放在洁净的地方;红母牛的特点就在这里。红母牛灰要保留、保存起来为着将来使用。

在被宰、被烧之红母牛灰的预表中,可看见基督救赎永远的功效

  在被宰、被烧之红母牛灰的预表中,可看见基督救赎永远的功效(民十九9来九12)。灰表征基督在祂的救赎里所成就的,是永远有功效的;这功效及于所有的时间(包括已过、现在和将来),甚至及于永远。按照希伯来九章,这是永远的救赎(12);那是新约里唯一的一处说到“永远的救赎”,就是红母牛灰这预表所含示的。

这灰要留作除污秽的水,为着洁净罪,或作赎罪祭

  这灰要留作除污秽的水,为着洁净罪,或作赎罪祭(民十九246911~12)。这里似乎有一个难处:民数记十九章称作赎罪祭的,和利未记四章的赎罪祭不同。我们该领悟,民数记十九章不是对付普通的罪,乃是对付一种特别的罪所引致的结果。十一节说,“触着人死尸的,就必不洁净七天。”利未记所说的不洁净,只是到晚上(十一2425),不足一天。民数记这里的不洁净,乃是七天,并且洁净的手续需要有两步。除污秽的水需要应用两次:“那人要在第三天和第七天用这水洁净自己,就必洁净了;他若在第三天和第七天不洁净自己,就仍不洁净。”(十九12

  这给我们看见,要从死的污秽得洁净,并不是一件简单、微不足道的事;不像普通的罪只需要赎愆祭就足以对付。除污秽的水甚至还要应用两次:首先是在第三天,然后是在第七天。如果没有在这两天洒除污秽的水,就不会得洁净。第三天是指复活;我们需要那灵作为基督复活的实际,把我们带到祂的复活里,好使我们能脱离死。为着对付死,我们需要第三天,需要将复活应用到我们身上。不仅如此,再过四天,到了第七天,还要再一次应用除污秽的水;七表征完全。要从死的污秽得洁净不是那么容易,乃需要一段时间。

如果有以色列人摸了不洁的东西,在神面前成了不洁净的人,就应该由一个洁净的人把用作除污秽的水和灰调起来,洒在这个不洁净的人身上,除去他的不洁

  如果有以色列人摸了不洁的东西,在神面前成了不洁净的人,就应该由一个洁净的人把用作除污秽的水和灰调起来,洒在这个不洁净的人身上,除去他的不洁(11~12)。民数记十九章说到各种不洁净的情形:“凡触着死人,就是触着死人身体,而不洁净自己的,就玷污了耶和华的帐幕。”(13上)“人死在帐棚里的条例乃是这样:凡进那帐棚的,和一切在帐棚里的,都必不洁净七天。”(14)“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没有扎上盖的,也是不洁净的。”(15)“无论何人在田野里触着被刀杀的,或是尸首,或是人的骨头,或是坟墓,就必不洁净七天。”(16)以色列人似乎无法逃避死的影响,而被玷污的人自己不能洒除污秽的水,乃要由一个洁净的人,就是一个没有触着死亡的人,为他洒除污秽的水(19)。

这灰的用处,是为着除去不洁,是为着预备将来被发现不洁净时使用

  这灰的用处,是为着除去不洁,是为着预备将来被发现不洁净时使用。全本圣经只有民数记十九章表达了这样的思想。如果只有新约,而没有旧约的这个预表,我们就很难领会主为我们所预备这美妙的供备。

主耶稣的工作,有一部分就像红母牛的灰一样

  主耶稣的工作,有一部分就像红母牛的灰一样(2、9)。

红母牛的灰,表征主的赎罪永远不更改的功效

  红母牛的灰,表征主的赎罪永远不更改的功效(9)。红母牛的灰表征主替我们所完成的救赎(罗三24弗一7)。祂的救赎乃是永不更改、永不朽坏的(来九12)。在其他的祭里,祭牲的血都没有被焚烧,乃是在这个祭里,血随同着祭牲被烧了;所以,那灰包含着血。当人洒除污秽的水时,看起来是水,事实上包含了血。

在任何时候,一个以色列人摸着了不洁净的东西,他只需要得着红母牛的灰所调成除污秽的水洒在他的身体上

  在任何时候,一个以色列人摸着了不洁净的东西,他只需要得着红母牛的灰所调成除污秽的水洒在他的身体上(民十九11~12)。

主的救赎已完成了一切;祂已经有预备,为着我们将来一切的不洁和罪

  主的救赎已完成了一切;祂已经有预备,为着我们将来一切的不洁和罪。这岂不是好消息?这灰专门是为着对付将来的。红母牛的灰,表明十字架已往的工作是为着今天的用处。只要一次有一只红母牛烧成灰,就够用一生一世。感谢主,祂的救赎是够我们用一辈子的。盼望我们都能将这预表明确地应用在自己的经历上。

民数记十九章十七节说到红母牛烧成的灰,以及放在器皿里,倒上的活水

  民十九17说到红母牛烧成的灰,以及放在器皿里,倒上的活水:“要为这不洁净的人拿些赎罪祭烧成的灰,放在器皿里,倒上活水。”这节里的活水(即,流动的水)表征在基督复活里的圣灵(约七37~39)。在除污秽的水里,有基督救赎的效能,连同祂复活之灵洗净的能力。这里不只是血的功效,乃是那灵洗净的能力,对付死的影响。

  “活水预表圣灵。我们这些神的子民,何时沾染了污秽,就要让圣灵调着主耶稣救赎永远的功效应用在我们身上,好除去我们的污秽。这就如同约壹一7所说,‘但我们若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就彼此有交通,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这意思是,我们若发现自己有罪,就当取用主耶稣的血洗净我们的罪,好恢复我们和神之间的交通。”(民数记概论下册,六五页)在新约里有一节经文,应验了除污秽的水这预表,就是约壹一7。这是我们新约信徒在经历上的应用。我们必须摸着那灵,那灵就是基督复活的实际,并且复合了基督救赎的效能。我们要从死里出来,就必须摸着那灵这复活的实际。我们摸着那灵,就得着洁净,脱离死的玷污。在我们的经历中,那灵就是洁净的水。

死遍布在以色列人中间,因此需要除污秽的水;每当我们被死亡玷污,就需要基督这红母牛作除污秽水的实际

  死遍布在以色列人中间,因此需要除污秽的水;每当我们被死亡玷污,就需要基督这红母牛作除污秽水的实际(民十六49十九29)。

在十九章,除污秽的水洁净并废除十六章那次大背叛所带来死亡的影响

  在十九章,除污秽的水洁净并废除十六章那次大背叛所带来死亡的影响。背叛虽然会发生,但我们有除污秽的水,能废除背叛所带来死亡的影响。

加了灰的除污秽之水,预表基督救赎的功效,借着生命的活水不断地洁净我们,好恢复我们与神的交通

  加了灰的除污秽之水,预表基督救赎的功效,借着生命的活水不断地洁净我们,好恢复我们与神的交通(约壹一7)。这是除污秽的水一个主要的应用。这篇信息不是只给我们一些关于红母牛的讲解,乃是要使我们对基督有进一步的珍赏,并享受祂作那红母牛的实际。除污秽的水在新约的应用可见于使徒约翰的这话:“但我们若在光中行,如同神在光中,就彼此有交通,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我们一切的罪。”(7)关于这节的“洗净”一辞,“原文这动词的时态为现在式,指继续进行的行动,指明神儿子耶稣的血一直继续不断地洗净我们。这里的洗净是指主的血在我们良心里即时的洗净。在神面前,主救赎的血已经一次永远地洗净了我们(来九1214),这洗净的功效在神面前持续到永远,无需重复。然而每当我们与神交通,良心蒙了神圣之光的光照,我们就必须在我们的良心里,一再地即时应用主的血常时的洗净。这即时的洗净是由母牛的灰调作除污秽之水的洁净所预表(民十九2~10)。”(约壹一7注5)这里的洗净有两面,一是在神面前,一是在我们的良心里。在约翰一书里,即时的洗净是由母牛的灰调作除污秽之水的洁净所预表。

  约翰一书生命读经第八篇也说到主血的两种洗净:“实际上,主血的洗净有两种。第一,在神面前,救赎的血已经一次永远地洗净了我们(来九1214),这洗净持续到永远。第二种洗净是主的血在我们良心里即时、常时的洗净。一面,主的血在神面前洗去我们的罪性与罪行;另一面,同样的血在我们良心里洗去我们的罪性与罪行。按照旧约中的预表,祭牲的血被带进帐幕里,洒在至圣所里神的面前。这表征在神面前一次永远地洗净我们的罪性与罪行。主血即时、常时的洗净,是由母牛的灰调作除污秽之水的洁净所预表的。”(约翰一书生命读经,八九页)因此有两种的洗净:一种是永远的,在神面前的洗净;另一种是即时的,每逢有需要时,在我们良心里的应用。红母牛的灰乃是为着我们良心一面的洗净。

  我们常引用约壹一7,特别对年轻人指出要认罪,好被洗净、得赦免,脱离一切的不义。现在我们对于这节的领会需要更扩大,要加上民数记十九章。约壹一7乃是民数记十九章的应验;这是何等美妙!

唯有基督救赎的工作,借着祂尊高而卑微的人性,凭祂的死和祂复活的灵,才能医治并洁净整个局面,除去死的不洁

  唯有基督救赎的工作,借着祂尊高而卑微的人性,凭祂的死和祂复活的灵,才能医治并洁净整个局面,除去死的不洁(民十九6917)。

  在此我们还要来看除污秽水之应用另一个相关的点。十九章提到种种会受玷污的情形,其中一种是关于器皿,如十五节所说的:“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没有扎上盖的,也是不洁净的。”我们都是器皿;我们通常说要向主敞开,作敞开的器皿。现在我们要说,我们要作封闭的器皿,且要扎上盖。这节提到凡敞口的器皿,就是没有扎上盖的,也是不洁净的,因为容易受到死的玷污。

  关于要让什么东西进入我们这器皿里,我们自己必须负责任,也只有我们自己能负责;别人无法替我们负责。关于你听见什么,或你刻意要听什么,这是你自己要负责的。你要读什么,让什么进到你心思里,这也是你自己要负责的。我们要蒙拯救脱离死的污秽,是可以事先预防的。我们不仅在事后可以应用除污秽的水而得着洁净,更可以事先作防备。我们要保守自己不受玷污,不要去听任何带有死亡或背叛成分的话。死亡的话包括善、恶和知识,人如果听了,就会说,“哦,那是事实!”当魔鬼向夏娃说话时,有一部分是事实;然而,死就那样被带进来了。死亡进来是很狡猾的,它带有保护色。当你接受含有死亡、背叛成分的话,进到你的器皿里,你就死了,并且无法很快脱离,需要有人花一些时间帮助你,才能脱离死亡。事实上,有许多圣徒并不是受了别人毒害,而是他们使自己中毒的。他们明知有些东西带有死亡和背叛的成分,却仍选择去阅读。但愿我们都能为着蒙拯救脱离死的污秽,而关闭我们的器皿,并且紧紧地扎上盖。我们只让生命进到我们里面,不要让任何死亡进来。(M. R.)


Make a free website with Yol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