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遂弟兄是神忠信又精明的好僕人,雖已年屆 90 高齡,仍然殫精竭力帶領大家,深盼眾聖徒的屬靈生命能不斷長大,終至滿有基督的身量,達到長成的人。

劉遂「申言的五道程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l0daELpc9Y


劉遂「取用晨興聖言內容為材料寫成申言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JQAi4F8H8w


王寶泉「『如何寫晨興聖言申言稿』經驗分享: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NaqgzLlCwM

------------------------------------------------------------------------------------------

职事信息摘录

起初的爱以及起初所行的


启示录二章四节

四节:“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离弃了起初的爱。”

一件事叫我自己最惧怕的,就是常常在我们的工作上忘记了主。我们不知道,到底为什么缘故。我们如此作工、劳苦、忍耐。虽然许多的工作都是属乎主的,但是,我们作这些工时,心意到底是为着谁呢?恐怕许多的时候,我们就是随便作去,并未曾记起主来。主要我们自问说,我作这工到底为谁呢?可怜!我们作工的时候,我们并非因着主爱的感动而作!不过因着习惯而已!不过因着保守名誉而已!他日站在基督审判台前时,主必不因着我们工作多、大、显要,而赞美我们;祂火焰的眼睛并不是观看这个;祂所查问的,就是有几分是因着爱祂的缘故作的。唯独受主爱激励的工作,才是金、银、宝石;其他的工作,无论是如何重大、众多,无论是如何热心、殷勤,都是草、木、禾秸;除了焚烧以外,并无其他的用处。愿我们所有的工,都好像是站在审判台前作的;愿主审判我们的工程,天天发光照耀我们的存心。

那些已经尝过主爱的人,是更为危险的。圣徒充满主起初的爱时,所有的行动举止,都是因着爱主而生,除了这个存心以外,并无其他私意。此时此景,他们好像能摸着主一样,莫说为主挖出眼睛,就是挖出心肝来,也是愿意的。哪知,时境一变,因着世界佳丽的引诱,内心嗜好的催促,不自觉的,就将从前爱心火热的心降冷下来!我们昨日所作的今日还能作;然而,存心已今非昔比了。许多的工作,我们虽能继续,而我们内里已无主爱的策励鼓动了。在多人的经历上,并不是完全离弃了基督的爱:他们仍然知道基督是爱他们的,他们是爱基督的;然而,这好像是很迷糊的,好像是隔帘相看的,此时主爱已非如前之新鲜,之富有感动力。他们不过在心思里记忆主从前的爱情而已,主爱已不成为一种现在的吸引力。青天白日里,忽然布满阴翳的黑云!自然,我们的意思不是以为我们应当天天有情感上的爱主,那是不能的;但是,不以主爱、爱主为念的,乃是另一件事。主所要求的不离弃起初的爱,乃是以祂的爱为常新的。一次爱祂,尝祂的爱,虽然叫祂欢喜,但不能叫祂满意。新婚夫妇如何相爱于始,主要我们天天都是如此爱祂。主要我们与祂有永远的“蜜月”(这是用人的话语来表明的)。众多的工作、劳苦、忍耐,都不能叫祂满足。完全的工作、劳苦、忍耐,若非在祂的爱里作的,也不能叫祂嘉纳。

五 节

五节:“所以要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不然,我就要临到你那里;你若不悔改,我就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

主并不就如此弃绝他们,任其荒凉。主要他们“回想”自己是从哪里坠落的,好叫他们记得他们从前的光景,而哀哭他们现在的情形;好叫他们哀号说,“我愿我能像从前一样!”“我愿我能像前数月一样!”记得从前的光景,就要叫人生起悔恨和羡慕的心。这是复兴的头一步工夫。因为想念当初的经历,就要恢复当初的地位。跌倒的圣徒,免不了“回想”这一层工夫。

“要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从人眼光看来的完全召会,照着主的估价,不过是一个“坠落”的召会而已!虽然,主赞羡他们许多的活动,然主仍不免称他们为堕落者!我们在主面前的地位,并不是看我们的劳苦多少,乃是看我们的爱心如何——自然的,有了爱心,就有劳苦。无论我们的工作如何,失了爱主的心,就是一个堕落者。亚当已经坠落了,以色列也已经坠落了;但是,可怜!得着神恩典和祂福气的召会也坠落了!但是,神尚赐有机会,你“要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

坠落的基督徒,最要紧的一件事,就是借着神的光,察看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坠落的。我们从前失败的阵地,若未恢复,则我们外面的工作,虽然照常,而灵性里已大受损伤了。一个失败,如果未在主前认罪过,求主宝血洗净过,而重新进步,则我们虽在外表上很有进步,但其实这些年日都是空度的。我们在哪里坠落,就当回到哪里,重新再赶进前程。坠落以后的生活,若不回到从前坠落的那一点,重新再行,则其中所有的路程都是空走的,为神所完全不算的。从什么地方坠落的,就当从什么地方起来。最可惜的,就是圣徒坠落之后,仍然照常活动,以致爱主的根基摇动,尚不自知!回想我们跌倒的性质,或是我们背道的界限,我们应当回到我们开始的所在。这是神的圣经里最要紧的一个教训。不特个人如是,就是召会亦然。我们如果要知道现时召会的实在情形,我们就当将她和五旬节使徒时的召会相比较、对照,我们就要看出现在的召会到底是坠落,或是兴起。以弗所如何应当回想她从哪里坠落;现在的召会和其中的圣徒,也都少不了这一步工夫。

“并要悔改!”奇异的话语!召会尚当悔改么?世人的悔改和召会的悔改,是大不相同的。后者已经得宝血的洗净,圣灵的重生;他们并不必懊悔他们的死行,一如世人然,他们的生命有了玷污,对主的爱心有了缺乏,他们就当回到他们从前的地位。七个召会中,主命五个召会悔改!悔改是圣徒的一个普通需要。忙碌的作工,容忍的受苦,还是很容易的;悔改是我们所最难作,也是所最不爱作的。打空气的工作,虽然花工花力;然而,究不必叫自己谦卑,尚是肉身所能忍受的;并且,还可在灵界中得个美名。自承错误,自认罪恶的悔改,则不特叫肉身无用武之地,没有光荣;并且,连自己的脸面,人家的称许,都当放在死地;这是何其难呢!我们并非不愿意服事主,不过,最好服事主不要叫我们作太谦卑的事,以致失了我们所自诩的功绩。这种悔改的行为,未免叫人太难堪!罪人如此,那尚可以;圣徒也如此,未免太难安顿我们自义的心!究竟,十字架不是我们所可拣选的,我们的本分是作顺命的儿女,服从的奴仆。空洞的工作虽然叫我们可以稍得人世的褒美,但若不能叫主喜悦,究有何益?爱我们之主的心若未满足,则我们虽有十二分的自足,也当因之而解除。圣徒若肯与主有同样的眼光,则他们的悔改必不如今之少!圣所里的主之心未悦,则地上虽有自悦悦人的工作,究是为谁而作?如果我们借着神恩,明白了主的看法,从永世倒看过我们在世的工作来,则我们就要自估我们工作的虚空,而要以叫主喜悦为有价值。这样(我们看出我们的亏损来),哪能不有悲伤的心与痛悔的灵呢?自然有,但是其代价——自卑、失荣——是不小的!

“行起初所行的”;这是悔改的结局。不悔改,就没有自罪的心;没有自罪的心,就必仍旧,而不更新。若悔改,就不只有当初的感觉而已,乃是行起初所行的。什么是行起初所行的呢?不是“行为”——外面的工作,因为这个以弗所已经有了;也不是“劳碌”,因为这个他们也有了;也不是“忍耐”,因为这个他们也有了。不是热心反对罪恶,也不是大胆试验假冒,也不是为基督的名受苦不倦。这些是神所看作佳美,可以蒙悦纳的;以弗所人已经都有了。但是主耶稣还说,“我要责备你,就是你离弃了起初的爱。”(4)这样,什么是“行起初所行的”呢?主为什么叫他去行起初所行的呢?他们的行为岂不是已蒙悦纳,已蒙称赞么?若这不是主所称赞的行为,则“起初所行的”是什么呢?起初所行的,在外表看来,与以弗所人所已经行过的,没有什么分别;不过里面有不同的原动力和目的而已。行为还是如前,不过发出此行为的力量并非依旧。相同的行为,不相同的存心,就是“起初的爱”。“起初所行的”乃是因着“起初的爱”所发出的行为。一个圣徒前后所作的工作,虽是完全相同的,但是,里面不同的存心,就会叫神发出祂的褒贬。一个心里充满了爱主的热情所作的工作,是主所看为非常宝贝的。对此,祂就无所责备。奉行故事的行为,虽然在外表上没有分别,但是鉴察人心的主并不喜悦。神的眼睛是看着我们的存心而施行审判。他日审判台前,有许多的圣徒,要惊奇他们木、草、禾秸之多,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工作都是非常重要、有价值的。你的存心如何?这是神审判的标准。凡工作非因着爱主而为的,虽然众多、完全、重大,如以弗所人所作的,仍不免于受责。其余更不必说了。

我们读过以弗所书,我们看见“起初的爱”与“起初所行的”的关系。“唯在爱里持守着真实,我们就得以在一切事上长到祂,就是元首基督里面;本于祂,全身借着每一丰富供应的节,并借着每一部分依其度量而有的功用,得以联络在一起,并结合在一起,便叫身体渐渐长大,以致在爱里把自己建造起来。”(四15〜16)这是与“起初的爱”并行的“起初行为”。“起初所行的”并非人所赞美的,也非人所常看得见的,乃是一个暗中的工作,像“每一丰富供应的节”所作的一样。神所看作宝贝的行为,并非外面的伟大、重要,乃是实在于祂的“爱里”,建造基督的身体;这是真有效力的行为。没有爱主的心意,就没有爱主的工作。因为有了主耶稣的爱,就所作的工都是建造召会,彼此相助,联络得合式,并无意见分歧的事。虽然召会已经离弃起初的爱,而不行起初所行的了;然而,我们尚能连于元首,凡事向祂长进,以得着供给和能力。凡得着元首爱的能力者,都能行“起初所行的”。当今的时候,我们眼见神的召会荒凉纷乱,起初的爱和工作,二者都没有;所以,现在正是我们俯伏在神面前,自卑认罪的时候。主召我们悔改(恩门仍然大开),我们应当快来。感谢主,祂叫我们看见许多的圣徒,愿意离开一切的组织,不特持定起初的爱,并且复兴起初的行为。召会——圣徒在内——离弃起初的爱,卒至应当悔改,这是一个何等可怜的事呢!(更可怜的,就是堕落后,尚不悔改!)召会何以竟到此地步呢?保罗在起初的时候,就见到以弗所人这个危险了;所以,他有以弗所三章十四至十九节的祷告。基督徒一时爱主是很容易的;召会(真实的)里强半的人都有起初的爱。但是,继续不断,天天如火挑旺者,究有几人?我恐怕几年前热心爱主的,许多今日已渐冷淡了。这是何故?保罗的祷辞,说出这个堕落的原因。“基督……安家在你们心里,叫你们在爱里生根立基。”(三17)凡没有根基的,都不能永久。我们的爱心如果像树木、房屋之有根有基,则我们的爱心天天都是“起初”的。这从什么地方来呢?“基督……安家在你们心里”,这是爱心有根有基的源头。我们最大的危险就是:虽然有了许多属灵的知识,而没有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的经历。保罗替以弗所的圣徒如此祈祷,就可知他们没有这样的经历。他们已经得了神的爱(一5〜8),但是,他们还没有得着这爱在他们心里生根立基;所以,保罗替他们祈求。基督真的安家在我们心里么?我们切不要随便答应这个问题;切不可假定臆想为已有。这个问题应当差遣我们到密室里去祈求。基督如何安家在我们心里呢?圣经对此,并不默然。“基督借着信,安家在你们心里。”(三17)用专一的信心接受主耶稣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就要叫我们在爱里生根立基,而“和众圣徒一同领略何为那阔、长、高、深”(18);因为爱的主安家在心里,就不能不知爱的分量;“并认识基督那超越知识的爱”(19);所以时日的经过,不过彰显主永远不匮的爱而已。基督安家在我们心里并非一件暂时的事,所以,爱心就不会离弃了。我想我们都已经尝过主爱的滋味,也觉得摸触过主爱了;但是,我们的心岂非盼望更有灵性上的平稳和恒久么?住在主圣殿里的生命岂非甚好么?愿基督作我们的满足和保守者。

感谢赞美主,这种属灵的福分并不须等到基督徒路程的远处或尽头,才能有的,乃是在开始的时候。这爱是“起初”的爱;这行为是“起初”的行为。少年的信徒尽可得着此恩。除了基督住在我心之外,应当没有什么可以满足我心。“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约四13〜14上)肉体的情欲,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都是属乎今世的;凡喝这水的,都要再渴。然而,正因其再渴,而复再喝者岂不甚多!世界都是用它的苦恼维系人啊!但是,神应当受颂赞,因为我们一用信心喝主所赐的水,祂是何等满足我们的心!

如果我们从始至今,未尝离弃主爱,那是何等的好呢!否则,就“要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我们若看基督是深爱我们的,则我们必定俯伏在灰尘中,承认我们自己的失败;然而,一面尚可快乐,因为祂是恩慈的。我们想到自己的失败,自然难过;我们为祂所作的见证不过是软弱的、动摇的;然而,我们尚能因祂欢乐,因为祂没有失败。我们如果信靠祂的慈爱,来到祂的面前,悲痛地认罪,祂必定不叫我们没有得着祂的力量和福气,而空手回去。空空追想我们的失败,并不会叫我们有能力再行起初所行的事;如果我们呼求那能搭救我们的主,则我们的得胜是必定的。谦卑是我们所当有的;然后主才会复兴我们。

随后就有主的警告。因为召会已经离弃她起初的爱,不行她起初所行的,所以主不得已对她说,“你若不悔改,我就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启二5)这是何等的威严!如果主亲口的劝勉和责备,不能叫你悔改,则你的失败和堕落是求也不可移易的了!除了审判以外,并无其他更慈爱的办法了(倪柝声文集第一辑第四册,一三一至一四〇页)。

Make a free website with Yola